记者暗访“假央企”利益链:一年300万挂靠费,变身央企子公司!



“挂靠国企央企、对接优秀民企成为国企/央企旗下子公司、让民企享受央企、国企待遇……”让民企变身“央字号”,一般人可能会认为不靠谱,不过这是一片真实存在的灰色地带。尽管各级部门多次打击,但在利益驱使下,在灰色地带行走的“假央企”数量已有“泛滥成灾”之势。10月22日,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(以下简称国务院国资委)曝光一批假冒中央企业名单,共涉及企业353家,注册地涵盖31个省区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。

在一位国企改革研究人士看来,虽然这些“李鬼”企业或非法社会组织处在不同行业,但想方设法“委身”央企旗下,往往是为了获取更高的利益。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暗访发现,在这个被称为“挂靠”的市场,中介机构或掮客明码标价:“挂靠”央企四级子公司或更低层级,每年费用在300万元以上,“挂靠”偏远地方国企每年费用也要80万元。

在错综复杂的股权交替背后,隐藏着一条灰色的“假央企”利益链:除了借国企、央企之名揽工程做业务的“李鬼们”,还有赚取差价的中间商,以及拿到巨额费用的幕后操盘手。

仍有中介推荐挂靠业务

电影《笑傲江湖》有一句经典台词: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”在外人看来,民企、央企、中介等多方混杂其中的“挂靠”江湖多少显得有些神秘。

刚过而立之年的吴涛(化名),就是这个江湖中的一员。从名片上的职位来看,吴涛是一家企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,他的办公地点在北京CBD某高档写字楼内,提供全程一站式企业服务。虽然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,但在吴涛和其所在公司提供的服务中,有一项超出普通人想象的业务:给民企披上国企或者央企的外衣。

吴涛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,时常会发布类似以下内容的广告:“挂靠国企央企,对接优秀民企成为国企、央企旗下2级、3级、4级、5级公司,让民企享受央企、国企待遇,提升股东背景,增强谈判优势,获得更高的融资和授信,投标、承接项目更有底气!”

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调查,在央企聚集的北京,提供类似业务的中介不只吴涛一家。他们多为工商、税务等代理服务机构的员工,通常会在微博、贴吧、招聘论坛等平台发布大量相关信息,并通过特殊字体等隐晦方式,留下联系电话。

之所以隐晦,是因为这种“挂靠”操作时常会被央企“打假”。继今年2月多家中央企业相继发布声明,对被冒名、被虚假挂靠的情况进行说明,近日,中央企业再次集体行动,重拳出击打击假冒国企。10月22日,国务院国资委更是在官网直接公布了涉及353家企业在内的假冒中央企业名单。翻看央企本轮打假的名单,可知“李鬼”之泛滥。正是由于这场由央企主导的打假行动,民企挂靠国企的乱象在近期有所收敛。

在上述名单公布后,这些代办挂靠业务的中介开始谨慎起来。以吴涛为例,此前,他朋友圈中关于央企挂靠业务的信息,发布频率基本保持在每天一次。但自10月20日以来,他再没有发布过类似信息。

“现在能够挂靠的资源比较少,您也知道最近曝光了一大批企业。”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以寻求挂靠的某民营企业股东身份,与一位曾发帖介绍央企挂靠的中介沟通时,他作出了这样的解释。

10月26日,另外一个同样从事类似业务的张姓中介则表示,大约一周前(国资委公布名单之际)就都不做了。“现在打听这事也没有用,要做的话后面可能能做,但短期‘白扯’。”

不过,这个隐秘的江湖也不是就此风平浪静。10月25~27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以民企寻求挂靠国企、央企的诉求,联系包括中海亿涟(北京)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海亿涟)在内的5家机构。其中,中海亿涟相关人士在得知诉求后,迅速挂断了电话。此外,也有两家机构表示给领导汇报后再联系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据《证券时报》今年1月份报道,中海亿涟曾推介操作将公司挂靠在中粮贸易(深圳)有限公司之下,成为大型央企的4级子公司,报价300万元。

另一家在朝阳区万达广场注册的中介机构工作人员李明(化名),则在10月27日下午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内,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提供了两家“能把控”的可对接资源。

“挂靠”行为明码标价

央企打假行动持续且密集,揪出“李鬼”的行动也颇有成效,但这并不意味着“挂靠”的空间已经被完全封死。换句话说,空间减小并不意味着没有操作的余地。

在利益面前,打击力度加强也让“假央企”甘愿付出更高的成本。在吴涛看来,这些年来民企挂靠国企、央企的操作一直存在,但随着打假频率、力度增加,相关价格也在发生变化。




上一篇:2022年中国白蛋白市场规模及发展前景分析 国内厂
下一篇:福州市妇幼保健院免疫球蛋白、白蛋白货物类采